账单

Bills

诗集摘录了2014年至2020年中写下的诗歌,分为“蜘蛛”、“弓箭”、“舟中”三个章节,整本诗歌文字具有非常强的视觉渗透,犹如一幕幕短剧。在编辑整本诗集的时候如同回看那段时间的人生,每一首诗背后被藏着一些人和一事情,如今它们都以漂远,却以诗的形式保留下当时的感受。

正是因为诗集定名为《账单》,所以我删去了诗歌原本的小标题的替换为创作时间,使得整本诗集更像是生活的记录,生活或者说生命有时候就像是一笔长长的账单。回看这些片段时,既熟悉又陌生,也许我们的过往正映射着我们的此刻。



The collection of poems is an excerpt of poems written between 2014 and 2020, and is divided into three chapters: "Spider", "Arrow", and "In the Boat". The whole poem has a very strong visual penetration, like a short play. When I editing the entire collection of poems, it is like looking back at that period of life. There are some people and things hidden behind each poem. Now they are far away, but the feelings at that time are preserved in the form of poems.

It is precisely because the collection of poems is named "Bills", so I deleted the original subtitle of the poems and replaced them with the creation time, making the whole collection of poems more like a record of life. Sometimes life or life is like a long sum of money. bills. When I looking back at these clips, it is both familiar and strange. Maybe our past is reflecting our present.









2017-3-29

我要做一只蚊子
在水汽丰沛的夜里
叮进你的梦里

在时代的浪潮扑倒我之前
再望你一次
在精明的,满是猎手的丛林里
暴露自己

我唯一的歌唱
是鲜红的

是隐没在黑暗中的振翅
是一针见血的突袭
是久久不绝的瘙痒




2017-11-20

用烟在盘子上划,在一堆灰烬里
犁出一小块新地
冒烟,像一架飞机迫降在田野上
我不知道睡着时吞下了多少个飞翔的梦
夜里喉咙里如此发烫
天空和陆地犬牙交错地咬合
一切都在平流层里
发生,销毁
只剩下一只解读不了黑匣子
带着全部秘密,沉睡




2017-11-20

用烟在盘子上划,在一堆灰烬里
犁出一小块新地
冒烟,像一架飞机迫降在田野上
我不知道睡着时吞下了多少个飞翔的梦
夜里喉咙里如此发烫
天空和陆地犬牙交错地咬合
一切都在平流层里
发生,销毁
只剩下一只解读不了黑匣子
带着全部秘密,沉睡




2018-5-21

一件事意味着所有的事
正如一片水意味着望不尽的水
汇集、波动、蒸发、干涸
意味着前因后果
正如一枚细胞,延展出所有生命的角落
虚空三百六十五天,旋转着看
像晚宴的篝火看人群跳舞穿梭
聚合又散落开去
把平原走成了山坡
一代又一代的眼睛将天空掏出一个又一个洞来
鱼群没日没夜地迁徙
只是偶尔被撞见

天空的潮汐,人的潮汐
海,升起雾气
命运是永恒的涟漪
石子在历史的观看中忽大忽小
我们是碎裂的粉末又是星辰,是洞穴
一件件记事
在岩壁上结出晶体
贴近一道裂痕,一道维度的深渊
一道星河,璀璨的眩晕着泛滥
眼睛是井口
嘴巴,一只颤颤巍巍的桶
远远地运来长满霉斑的闪电




2018-6-24

一只只被戳破的气球
在蓝色的帐篷里缓慢漏气
玻璃窗和帘布
轻易改变了太阳的颜色
人们甘心被蒙蔽
人们也再不关心鸟的语言




2015-2-4

冬天里鸭子和鹅都要睡去
睡在五颜六色的羽绒袄里
它们偶尔会醒来
从昏暗的帐子里钻出一只水母
一只只小的水母趴在胸前、背后
有时也会爬上头顶
这摇摇晃晃的车厢载着一小块海洋
把我湿淋淋地送回家去




2020-11-16

此刻,我热烈地盼望你,点燃
用一支香烟点燃另一支
点燃湿柴,仿佛奥林匹斯山上的烟鬼们
又开始放纵地交谈人生
好天气莫要散得太快
我这只暗匣子尚未结束曝光,灌满的
只是美好的残影
在这样的日子里,只能不断地和未来与过去交谈
眼下,如同不断跌落的牙签筒
西西弗斯,最后的英雄气概也要耗尽
他也吸烟
奥林匹斯的烟田允许任何罪人
燃烧他的懊恼


此刻,我需要鼓声覆盖凄凉的弦乐
这虚弱的初冬里
我似乎开始厌倦一切
对极大多数的食物厌倦
对极少数的期待警惕
对流俗的日常保持敬意,但恐惧跳水
与游泳保持距离
我在岸上,与河水平行流淌
是一艘驶在时间里的船 也许从未移动
原地崭新,原地腐烂

我们总是被询问,未来的去向
不称职的智者
一名与神失联的侍僧
焚烧一整盒烟仍旧前途未卜
这根本谈不上糟糕
糟糕的是一抓就涌起更多的疹包
搔痒代替了生活
糟糕的是一张永远寂寞的嘴
与漫长的空洞
然而我们又一再被问询
是否能够坦然地接受目前的一切结果
当真没有一缕悔恨的烟雾暴露在旷野中吗

这时,我忽然感到
这倔强的硬喙与亲吻时柔弱的唇瓣
确实有所不同




2018-11-14

某天城中村街角,路灯亮得出奇
仿佛光年折叠
仿佛地球向深处狂奔
天空远处横悬着车站、铁轨
分别之人
平庸的生活有时令人陶醉
寂寞成谜


                  ︎ ︎:shanshengart@gmail.com
如果信息显示不完全请刷新页面/If the information is not displayed completely, please refresh the page.